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接下来,陆晨又在莫世聪的带领下,在二楼其他的房间转悠了几圈,不过同样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

    “去三楼看看吧。”

    这栋别墅总共分为了三层,在检查了前两层,没有什么发现后,陆晨便踏上了通往三楼的楼梯。

    而就在他和杨定钧准备上楼的时候,却瞧见莫世聪的神情有些怪异,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怎么了?三楼有什么问题吗?”

    陆晨注意到了他的反应后,皱眉询问道。

    “这个……这个……”

    莫世聪犹豫了半刻后,长叹了口气道:“这三楼已经很久没有人上去了。”

    “什么意思?”

    杨定钧闻言一愣,随后追问道。

    “其实也没有什么大问题。”

    莫世聪脸上的神情有些尴尬,笑着解释道:“自从我和前妻离婚之后,这三楼就再没有人上去过了……”

    原来这栋别墅最初的设计方案,主卧其实是位于三楼,这也是陆晨为什么会奇怪,如今二楼的主卧面积并不大的原因。

    在莫世聪购置下这栋别墅后,就一直与前妻居住在三楼的主卧,后来哪怕与前妻离了婚,但他同样住在三楼,并没有搬下二楼。

    现在之所以会搬下来,其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和沈秀结了婚,由她所主张从三楼搬下来的。按照沈秀的说法,那就是三楼充满了那个女人的味道,让她找不到半点女主人的感觉,因此才会把主卧搬到了二楼。

    听完莫世聪的解释后,陆晨则是微微皱起了眉头,眼中闪过一抹不悦之色。

    冥冥之中,他感觉眼前的莫世聪,并没有完全和他说实话,这栋别墅内部,或许还隐藏着什么他不知道的秘密。

    “一楼、二楼都没有什么问题,三楼又怎么会有呢?那里将近半年多都没有上去了。”

    沈秀在这个时候,也突然开口说了一局。

    陆晨与杨定钧对视了一眼后,转过头来,看了她一眼,而她则是立刻将头侧倒了一旁,似乎是不想与陆晨对视一样。

    “有没有问题,先上去看看就知道了,你说呢,莫董?”

    陆晨笑着回道。

    “行,我带你们上去。”

    莫世聪眸光闪烁了一下,最后点了点头,主动走在最前面,引着陆晨和杨定钧二人上了三楼。

    果然如莫世聪和沈秀所说的那般,这三楼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人上来了,陆晨刚一走上来,就发现地面、墙壁、摆设等等,上面都落满了灰尘。

    “咳咳……咳咳……”

    杨定钧的鼻子较为敏感,被灰尘呛了一口后,连连咳嗽了几声。

    陆晨环视了一圈走廊后,对着莫世聪说道:“莫董,先去三楼的主卧看看。”

    “这个……”

    听到这话,莫世聪再次有些迟疑,脸上的笑容也变得越发尴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似乎是不想带着二人过去。

    注意到他这奇怪的反应后,陆晨紧紧地盯着他看了几眼,沉声道:“莫董,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隐瞒着我?”

    “我……我……”

    在陆晨的注视下,莫世聪额头上都渗出了一层冷汗,脸色也微微泛白,看起来越发怪异了。

    杨定钧也是一个人精,瞧见莫世聪这样的反应,立马就意识到了,这一回的事情恐怕不像莫世聪之前所说的那么简单。

    “世聪,我也和你认识好些年了,虽然关系并不算特别亲密,但我还是要劝你一句,在陆大师的面前,最好实话实说,他已经察觉到了一些东西,你再隐瞒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不是吗?”

    杨定钧面色凝重地劝道:“而且陆大师的本事,你也在交流会上见识到了,以他的能耐,非常有可能解决掉你的问题,那你还犹豫什么呢?”

    “好吧,我就带你们过去。”

    莫世聪的心中仿佛作出了某种重大的决断一样,用力地点了点头,脸色虽然还是有些不正常,但却流露出了一抹坚毅。

    当走到三楼的主卧门前时,三人的表情完全不同,陆晨眉头微皱,杨定钧面露好奇,而莫世聪则是目带惊恐。

    尽管之前陆晨就已经预料到了三楼会有问题,但这眼前的三楼主卧,还是让他有些惊讶。

    这间主卧与三楼其他的房间一样,门框、门把手等上面,全都积累了大量的灰尘,不过唯有一处却大不相同,那就是这间主卧的大门中央处,居然贴了一张黄纸朱砂符箓。

    “陆大师,这是什么符啊?”

    杨定钧凑到前面,观察了一会儿门上的符箓后,满是好奇地问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一张镇煞符,对吧,莫董?”

    陆晨回答了问题的同时,目光则是飘落在了莫世聪的身上,随后他沉声道:“莫董,事到如今,难道你还不准备把真相告诉我吗?”

    莫世聪闻言,舔了舔有些干涸的嘴唇,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回忆之色,记忆一下子就飘回到了从前。

    他艰难地张开嘴巴,缓缓吐出了那让他不愿意起回想的记忆:“这件事情要从我前妻第二次流产后说起,在那一次流产后,不管是我,还说我的前妻,亦或者是我的父亲,都很悲伤,发自内心的悲伤。”

    “我足足缓了一周的时间,方才从悲痛之中走了出来,不过从那时起,我便开始莫名其妙地做起了噩梦。最开始的时候,我记不清梦中的内容,但每一次都是从噩梦中被惊醒,满头都是冷汗,浑身发冷。”

    “这种噩梦持续了半个月的时间,而随着时间的逐渐推移,我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内,更是每晚噩梦接连不断,每天被折磨得痛不欲生,精神都已经快要崩溃了。”

    “而且更重要的是,随着做噩梦的次数越来越多,噩梦之中的内容也变得愈发的清晰。”

    说到这里,莫世聪稍微停顿了一下,眼中闪烁着惊恐的光芒,颤抖着声音道:“直到现在,我还记得当时噩梦之中的内容……”

    “在噩梦之中,我被关在了一栋房子当中,房子内没有家具,没有窗户,也没有大门,四周的墙壁白得有些瘆人。”

    “我虽然知道自己是在做梦,但梦境中的这一切,却都好像是现实世界一样,让我有些分不清梦境与现实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