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当时的我很紧张,也很担忧,生怕因为我昨天的表现,触怒了郭大师。但郭大师当真是有高人风范,当我表露出想要求请他帮忙的时候,他没有半点犹豫,就直接笑着答应了下来。”

    “在酒店里,郭大师告诉我,我那流产了的孩子,因为未能降世,从而心生怨气,一直纠缠于我。若是想要一劳永逸,彻底解决掉噩梦的问题,就必须镇压住孩子的怨气。”

    莫世聪重重地叹了口气后,继续道:“我问了郭大师,究竟要如何才能镇压住孩子的怨气,郭大师告诉我,只需要寻找到孩子的怨气所在,用符箓就可以镇压住,以后再也无需担忧扰人的噩梦。”

    “我那时已经被噩梦弄得快要疯了,一听有解决的办法,想都没有想,就直接答应了下来。接着,郭大师随我回到了别墅,与刚才陆大师那般,在别墅内转悠了一圈后,确定孩子的怨气主要集中在了主卧之中。”

    “郭大师交给了我一张符箓,示意我可以贴在门上,我按照他的要求,将符箓贴好后,提心吊胆的感觉立刻减轻了不少。”

    “不过纵然有符箓镇压,但我不想住在这栋别墅了,于是就向郭大师提出,要搬到其他地方去住。但郭大师告诉我,这孩子的怨气虽然被镇压住了,想要彻底将其化解掉,尚且还需要一段时间。”

    “而在这段时间内,我必须留在这栋别墅内,稳住孩子的怨气,让其慢慢被化解掉……”

    说到这里,莫世聪吐了一口浊气,抬头看向了陆晨与杨定钧,尴尬地笑道:“事情的经过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了。”

    陆晨听完后,轻轻点了点头,脑中也浮现出了一位郭大师的形象。

    而这位郭大师,便是与吴大师隶属于同一个神秘组织,并且在金乌山地下溶洞中,强行挟持颜芸,威逼他交出神秘小蛇的那个人。

    于是他随口问道:“莫董,敢问那位郭大师,是不是一位童颜鹤发,满面红光的老者?”

    “是啊。”

    莫世聪先是一愣,随后点了点头道:“难道陆大师你也认识郭大师?”

    “虽闻其名,但未见其人。”

    陆晨笑着回了一句,总不能告诉对方,他在地下溶洞坑死了这位世外高人郭大师吧?

    郭大师同吴大师背后的那个神秘组织,虽然不知道究竟在谋划什么东西,但既然郭大师能够在这里露面,就足以肯定,莫世聪所遭遇到的事情,与这个神秘组织有所关联。

    而且莫世聪所遭遇的噩梦,听起来也与任胜天的情况极为相似,难不成这双方之间还存在着什么联系吗?

    一旦真的存在着什么联系,那是不是可以认定,任胜天也是被那个神秘组织暗算了一手呢?

    此时此刻,陆晨心中充满了疑问,不过现在并不算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于是他又向莫世聪问道:“你和前妻离婚,又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是那位郭大师的原因?”

    “陆大师您可真是厉害,这都被您猜着了?”

    莫世聪眼中闪烁着惊讶的光芒,没想到陆晨连他与前妻的离婚都能猜到。

    不过当提及到前妻时,他始终还是有那么一些愧疚。

    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而且对方为他怀了两个孩子,哪怕没有能顺利生产下来,但双方的感情却是格外真挚。

    “在将符箓贴在主卧室上后,我就再也没有做以前的那些噩梦,几天下来,精神已经大好……”

    莫世聪这回没有再隐瞒什么,把他与前妻离婚的情况,简单地描述了一遍。

    在解决完噩梦之后,莫世聪带着礼物前去感谢郭大师,而在与郭大师的对话中,他得知了原来他与前妻之间,八字不合,暗藏凶险。

    若是双方一直在一起的话,那么就会产生彼此相克的现象,到时候家宅不宁,事事不顺。

    前妻所怀的那两个孩子,若是在正常情况下,是完全可以生下来的,但因为他们夫妻命理相克,所以孩子便会半途夭折。

    听到这些后,当时的莫世聪完全傻了,没想到流产居然是这个原因。

    最后,他思来想去,还是决定与前妻离婚,并且主动拿出了大部分财产去补偿前妻。

    而现任妻子沈秀,就是郭大师通过命理算法,在他那一众二奶小三中,所寻找到的“旺夫相”。

    但可惜的是,他与沈秀自打结婚后,沈秀的肚子就一直没有什么动静,弄得他头大如斗,无奈之下,才会请教陆晨来帮忙。

    “一派胡言!”

    在听完了莫世聪的叙述后,陆晨突然冷笑了一声。

    “这……”

    莫世聪一脸疑惑之色,满是不解地看着陆晨,问道:“陆大师,我所说的都是真的,怎么是一派胡言了?”

    陆晨摇了摇头,解释道:“我说的不是你,而是你口中的那位郭大师?”

    “……”

    听到这话,莫世聪立刻皱起了眉头,略显不悦。

    他对于郭大师可是非常感激,毕竟对方帮助他解决了噩梦的困扰,让他可以恢复正常的生活,所以当陆晨解释完后,让他心中有些不爽。

    换做是谁,当听到有人侮辱自己的恩人时,恐怕都不会有好心情的。

    陆晨没有去理会莫世聪的反应,缓缓继续道:“你与你前妻之间,根本不存在什么八字不合,那位郭大师只是骗你而已。”

    “不可能,郭大师怎么会骗我呢?”

    莫世聪闻言,神情坚定地摇了摇头。

    “真真假假,一会儿你自己应该能明白。”

    陆晨笑着回了一句,然后一步跨到主卧室门口,伸手就要撕去房门上面的符箓。

    “不可……陆大师不可以啊!”

    莫世聪见状,连忙出声阻止道:“郭大师之前告诉我,要想彻底化解掉孩子的怨气,这张符箓就必须要一直贴在这里。”

    “有我在,你怕什么?”

    陆晨冷笑一声,二话不说,直接将房门上的符箓撕了下来,然后轻轻一拧,直接推开了房门。

    随着“吱呀”一声,这间已经放置了一年的房间,再一次展现了莫世聪的面前。

    “唉!”

    不知道是因为担心所谓的怨气,还是回忆起了前妻,莫世聪重重地叹了口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