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陆晨率先踏入到了房间之中,而杨定钧和莫世聪在对视了一眼后,也相继跟着一起走了进去。

    这刚一进房内,陆晨就感觉到了一股稀薄的阴寒之气。

    自从被两股龙脉之气淬炼了身体后,他的感官就变得格外敏锐,对于阴气、煞气等等,只要有一丝存在,便能感觉出来。

    而在一楼的时候,他之所以没有能感觉到这里的阴气,主要就是因为贴在门外的那张镇煞符,阻挡住了阴气的逸散,也阻挡住了他的感知。

    房内的确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住人了,到处都落满了灰尘,在环视了一圈后,陆晨很快便将目光锁定在了房间内的那张大床上。

    “问题应该就在这里。”

    在杨定钧与莫世聪的注视下,他缓步走到大床旁,伸手掀起铺在上面的床单等,用手轻轻拂过床垫,最后确定了镇物的所在位置。

    “莫董,你能替我找来一把刀,或是剪刀吗?”

    他转过头来,向一旁的莫世聪询问道。

    “没问题,没问题。”

    莫世聪虽然不知道陆晨的葫芦里面,所卖的究竟是什么药,但他还是非常配合,立马出去找了一把剪刀回来。

    陆晨伸手接过剪刀,绕着他刚才摸索过的地方,将床垫的最外层剪开。

    “嘶!”

    凑到跟前的杨定钧和莫世聪二人,在瞧见了里面的东西后,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脸上露出了惊诧之色。

    只见这张高级乳胶床垫之中,居然被掏了一个窟窿,而在窟窿之中,则是一只长方形盒子,约莫二十厘米长,被一大块红布缠得死死的。

    “陆大师这是……这是什么东西啊?”

    莫世聪艰难地吞咽了一口吐沫,眼中满是惊奇地询问道。

    要知道,他在这栋别墅内,可是住了将近十年的时间,而且这张乳胶床垫,还是他亲自购买回来的。当初铺在床上的时候,可是完完整整,如今怎么会突然多出了一个窟窿呢?

    “莫董在一年多前的那段时间内,之所以会做噩梦,就是因为这件东西了。”

    将盒子从床垫中取出来后,陆晨微微一笑。

    现在的他,更加确定了之前的推测,那个暗中想要置任胜天于死地的压胜师,绝对就是莫世聪事件的幕后黑手,二者所放置镇物的方式,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但他不知道,这个压胜师与郭大师及其背后的神秘组织,究竟是什么关系,是同为一体呢,还是素不相识呢?

    从莫世聪一年多前所遭遇的那件事情来看,若是这个压胜师也隶属于神秘组织,那么神秘组织的谋划,恐怕绝对不小啊!

    “我当时的噩梦……就是因为这个东西?不是郭大师所讲的流产孩子?”

    听到陆晨的回答,莫世聪整个人都懵逼了。

    当初郭大师替他驱逐噩梦后,他对郭大师的话,可谓是言听计从,哪怕是对方是要求他离婚,他也没有过多的犹豫和迟疑,直接同前妻和平分手了。

    可陆晨如今的发现,似乎全部推倒了以前郭大师的话,这实在是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我之前已经告诉过莫董了,那位所谓的郭大师,只不过是一派胡言而已。”

    陆晨满是自信地笑了笑,然后轻轻解开缠绕在盒子上的红布。

    “杨董和莫董是否想要看看,这个盒子里面装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呢?”

    他看着面前的杨定钧与莫世聪二人,轻声问道。

    杨定钧二人闻言,彼此间相互对视了一眼,齐齐点了点头。

    莫世聪的眼中,更是闪烁着诧异、好奇、惊惧等等复杂的光芒,一方面他不想去质疑郭大师,但眼前的证据,却又让他不得不去怀疑郭大师,这等纠结的心理,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够理解啊。

    “那好,既然二位都想要看看的话,我就将它打开了。”

    陆晨不紧不慢地叩开盒盖,霎时间,一股阴冷之气从木盒之中溢出,让站在一旁的杨定钧二人瞬间打了个冷颤。

    “咕噜……”

    二人不由得咽了一口吐沫,莫名有一种心慌的感觉。

    他俩强忍住这种奇异的感觉,伸头向盒子里面望了望,就见在这只木盒之中,正摆放着一个拳头般大小的物件,被一张红绸子裹住,显得有些神秘与诡异。

    刚才所感觉到的寒意,就是从这东西里面发出来的?

    杨定钧舔了舔有些干涸的嘴唇,低声向陆晨问道:“陆大师,这东西不会存在什么诅咒吧?”

    “不会的,之前我就发现过一个,一点问题都没有。”

    陆晨笑了笑,伸手慢慢掀开了红绸子,将其所包裹住的物件,彻底展现了三人的眼前。

    “嘶……”

    在瞧见里面的东西后,杨定钧与莫世聪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脸上不约而同露出了一抹惊恐畏惧之色。

    特别是莫世聪,那脸色更是一脸煞白,几乎都快赶上白纸了。

    “这……这是……”

    莫世聪完全无法抑制住心中的恐惧,身体忍不住抖动了起来,眼中更是填满了恐惧。

    那被红绸子包裹住的物件,如同成年男人的拳头般大小,像是被风干了几百年的苹果一样,外皮皱皱巴巴,满是青黑色的灰菌。

    而其正对着莫世聪的这一面,却是长着如同人类的五官,只是双眼、鼻子、耳朵等位置,只剩下了又黑又小的孔洞,唯有嘴巴的位置上,还保留着两颗黄乎乎的小牙。

    陆晨面色正常,仔细端详了一阵后,轻轻点了点头道:“跟我上一次看见的差不多,稍微大了一点,但还是未满月的死婴头颅。”

    “死……死婴头颅?”

    听到这话,莫世聪的记忆,立马不由自主地会想到了一年多前。

    在那个让他无比惊恐的噩梦之中,将他刨心挖肺,生食血肉的,不正是一个婴儿吗?

    “若是与上次一样的话,那么这里面应该有莫董的生辰八字才是。”

    陆晨一边嘀咕着,一边拿起一旁的剪刀,用力撬开死婴头颅,在其口腔里面拨弄了几下。

    不一会儿,他便从里面夹出了一张叠好的黄符纸。

    一如在任胜天别墅中的那般,打开这张黄符纸,只见上面用朱砂笔,写满了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

    “果然是莫董的生辰和八字啊!”

    陆晨粗略地扫了一眼后,将黄符纸递给了一旁的莫世聪。

    “这……这还真是!”

    莫世聪没敢去接,只是瞄了一眼,随后连连点头。

    他之前就请过几位大师算命,这生辰八字早就是倒背如流,所以只需一眼,就能判断出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