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离渊界!

    在一个极短的时间内,战灵原那惊天一战的消息,便是传遍了整个离渊界,让得所有人都记住了一个崭新的名字:云帝!

    说起来那一战结束得极快,自始至终,不算那九道雷劫的话,云笑仅仅只出了一剑,便将血灵一族的主宰血帝斩于御龙剑下。

    也是那一战之后,云笑加冕云帝,成为离渊界真正的主宰,君临天下!

    战灵河之战后,人族自然是各自归位,妖族那边也随之离去,灵界剩下的这些强者们,为了争夺大战过后的地盘,恐怕也会有着无尽的争斗。

    可自此之后,灵界针对人族的策略恐怕要有所改变。

    毕竟新一代的大陆主宰,似乎比万年前的那位星月神帝还要强上无数倍。

    大陆的格局,在一番混乱之后,都会再次重组。

    相对来说,妖族那边倒是颇为平静,唯一的一件大事,就是魔虎一族被剥夺了妖界四大顶尖族群的名头。

    对此魔虎一族并没有什么异议,谁让他们当时没有看清形势,选择对云盟袖手旁观呢,这个大陆,终究是以实力为尊的。

    除此之外,据说九龙庭进行了一次长老会议,上一代的龙主退位让贤,年轻的五爪金龙小五,成为了九龙庭的新一任主人。

    凰族和火烈龙族一族也传出消息,或许过得不久,红羽和赤炎,也会接替原有的上任掌权者。

    妖界的天下,看起来要被年轻一辈主宰了。

    …………

    灵界,非空洞!

    这一段时间的非空洞,真是前所未的热闹,这可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在血灵族肆虐之下,保持了最完整的战力,还因为另外一些东西。

    非空洞总部最重要的一座大殿,大洞主玄介端坐首位,其下是二洞主幻古,而在他们两位之下,却不是三洞顾幽,而是一道曼妙的身影。

    顾幽的目光,不时瞥过上首的那个年轻女子,却不敢有丝毫的怨言,因为他知道,现在的自己,可惹不起薛凝香。

    “几位洞主,万魔林的两大魔老已经等了多日,还是不见吗?”

    其中一位洞老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在说到万魔林那两大魔老之时,更是目光闪烁。

    看来他们都知道那二位过来非空洞总部,到底所为何事。

    “哼,不就是想让凝香搭个线,好去跟云帝大人道歉陪罪吗?让他们等着就是了!”

    二洞主幻古冷哼一声,看向自己的那个宝贝弟子,眼眸之中尽是自得之意,也让上首的大洞主玄介极为感慨。

    说实话,当初在云笑来灵界的时候,非空洞其实并没有帮什么忙。

    能在如今这样的局势下,成为灵界和云帝关系最好的一个势力,大半的原因,还在薛凝香身上。

    这一段时间灵界无数顶尖强者,包括万魔林的当代魔皇,还有无妄山的那位无妄仙皇,都不止一次主动想要求见薛凝香。

    当初云笑将这两大势力闹得天翻地覆,尤其是万魔林还颁下追杀令,差点让云笑在灵界寸步难行。

    可谁他娘的能想到,当时还只有中品神皇的云笑,摇身一变,竟然成了九龙大陆的主宰,真正的神帝强者,连血帝都不是其一剑之敌。

    万魔林和无妄山怕云笑秋后算账,如今连重组势力都不敢,一旦那位杀到,恐怕弹指间他们就得灰飞烟灭。

    “凝香,你跟云帝大人有联系吗?他会不会来我非空洞作客?”

    大洞主玄介脸上的感慨变成期待,万魔林那些家伙要等就让他们等好了,若是云帝能来非空洞,那可是蓬荜生辉。

    “这个……我也不知道!”

    薛凝香的脸色有些惆怅,而就在她话音刚刚落下之后,其目光却是一凝,因为一道黑衣身影,不知何时已经是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云帝大人!”

    看到这道黑衣身影的第一眼,薛凝香还有些愣愣地端坐不起,而旁边的非空洞三大洞主,包括所有强者,屁股都像是着了火一般,直接弹了起来。

    “云笑,真的是你?”

    薛凝香终于是愣愣站起身来,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眼前之人就是真身驾临,听得旁边的几位洞主胆战心惊。

    云帝大人面前,这样的话也是随便能问的?

    “我说你们啊,那日大战后就不见踪影,让得我好找!”

    云笑脸现微笑,似乎有一丝责备之意,但听着这样的口气,几大洞主都是眼前一亮,这位云帝大人,对薛凝香也不是全然无情嘛。

    “哼,你都有摘星楼圣女了,还会在乎我们?”

    谁知道薛凝香接下来的一道冷哼之声,再次让几大洞主提心吊胆。

    幻古更是恨铁不成钢,自己这个弟子一向精明,今日怎么变傻了呢?

    “做不成道侣,还可以做朋友嘛!”

    云笑摸了摸鼻子,听得他继续说道:“一月之后,我跟星眸大婚,记得来!”

    “哦对了,礼物不能少!”

    云笑脸上笑容不减,这番话却是让薛凝香有些惆怅,只是闷闷地点了点头,紧接着那道黑衣身影,便是消失在了大殿之中。

    “大婚?”

    大洞主玄介先是一愣,紧接着眼前一亮,高声喝道:“来人,备礼,备厚礼!”

    …………

    潜龙大陆,凌云宗!

    距离当初凌云宗宗主被废,云笑报仇之时,已经过去十多年的时间了。

    中年模样的前任宗主许凌松,却早已经满头白发,看起来比重新坐上宗主之位的父亲许清原,都要苍老几分。

    “父亲,你说,小岚说的那些事,是真的吗?”

    沉默良久之后,许凌松终于忍不住问出声来,口气之中有着一抹无尽的后悔,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当初第一眼见到他,我就觉得他绝非池中之物,唉……可惜了!”

    这位曾经和云笑外祖,也就是商璃之父有过一桩婚约的老人,微微摇了摇头,目光朝着某个方向看了一眼,眼神之中满是惆怅。

    数日之前,已经有十多年没有回来的许红妆突然回宗,让得这父子二人又惊又喜。

    从对方的口中,他们自然是知道了这十多年到底发生了多少大事。

    可越是这样,他们就越觉得亏欠许红妆,要不是当年许凌松猪油蒙了心,选择和摘星楼合作,恐怕云笑已经成为他们的女婿了。

    如今云笑成为九龙大陆第一人,甚至是九龙大陆的主宰,试问整个世间,还有谁比云笑更加耀眼?

    说完那些事之后,这几日许红妆将自己关在房内足不足户,这父子二人又不敢去打扰,终日长吁短叹。

    不远处的闺房之内,身穿淡红色衣裙的许红妆坐在梳妆台之前,看着镜中那张有些憔悴的容颜,也不知道保持这样的姿势已经多久了。

    “小岚,你这又是何苦?”

    当一道叹息之声在身后响起的时候,许红妆猛然回头,看着那个熟悉到骨子里的黑衣身影,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一月之后,我大婚,你来不来?”

    云笑没有多说废话,他虽然不能和许红妆结成道侣,却也不想失去这个生死之交的朋友,因此这一趟亲自下界,就很有必要了。

    “好!”

    许红妆盯着云笑沉默了半晌,最终口中发出的这一个字,让得黑衣青年心头大大松了口气,而其身形,则是瞬间消失在闺房之内。

    …………

    潜龙大陆,玉壶宗!

    “我说莫晴师姐,你要回来就回来,干嘛非要拉着我啊?”

    一个圆脸小胖子唉声叹气,正是灵丸,虽然这是他在潜龙大陆加入的第一个宗门,也是唯一的一个宗门,却没有太多的感情。

    如今的玉壶宗,不仅是玄月帝国第一宗门,而且是潜龙大陆第一宗门,不过宗主已经不是当年的玉枢,那位早就突破去往腾龙大陆了。

    这二位的回归很是低调,以他们如今的实力,随便隐藏一下,无人能看破,而在玉壶宗的历史上,这二位可都是有着极大的名头。

    当然,那些玉壶宗的修者,甚至是当代玉壶宗主,也根本不知道这两位是何等恐怖的人物,却也不敢有丝毫怠慢,专门拨付了一座大院供二人居住。

    “你不就是想仗着云帝兄弟的身份,在离渊界耀武扬威吗?真是肤浅!”

    莫晴没好气地瞥了灵丸一眼,事实上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为什么要拉着灵丸回到这里,或许这里是他和云笑第一次认识的地方吧?

    “呵呵,做我云笑的兄弟,怎么就肤浅了?”

    灵丸还没有说话,一道轻笑声忽然传出,让得两人的身形都是剧烈一颤。

    尤其是灵丸,下一刻已经是扑到了黑衣青年的身上。

    “莫晴师姐,招呼都不打一个就离开,还顺带拐跑了灵丸,这可有些不厚道!”

    云笑拍了拍灵丸的肩膀,然后看向那同样身穿黑衣的少女,口中说出来的话,让得灵丸连连点头,自己可不想离开大哥,确实是被拐跑的。

    “你怎么来了?”

    莫晴笑靥如花,看到这位她终究还是高兴的。

    可她也知道如今身为云帝的云笑,有多少大事要办,居然会回来潜龙大陆这个最低等的位面,难道是发生什么事了?

    “也没什么大事,一月之后,我和星眸大婚,你们俩可不能缺席!”

    云笑脸上笑容不减,此言一出,灵丸不由欢呼一声,对面的莫晴却变得沉默了起来。

    “一辈子的朋友,不是吗?”

    云笑轻声开口,再次的话语传进莫晴耳中后,黑裙少女终于是露出一抹笑容,如娇花初绽。

    “说定了!”

    …………

    离渊界,玄天岛!

    当云帝大婚的消息,从某些渠道传出之后,整个玄天岛,包括这一片海域,瞬间变得热闹非凡。

    无数的离渊界强大宗门家族的掌权者,都打破脑袋想要来凑一凑这个热闹,对于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玄天岛倒是打开了方便之门。

    一来是云笑如今身份地位不俗,乃是整个九龙大陆的第一人,甚至可以称之为九龙大陆的主宰,必须要有非凡的气度。

    而另外一个方面,自当初骆天星身死,再到血灵一族肆虐,最终血帝被云笑一剑斩杀,血灵族土崩瓦解,其实只过去一个极短的时间罢了。

    九龙大陆经历大难,百废待兴,就算云帝和五绝不管事,诸如烈阳殿摘星楼,或者说其他一些宗门家族,肯定是要重新分蛋糕的。

    借着这个机会,云笑也曾经和五绝,或者说轩辕冷月南宫宣烈他们商量过,九龙大陆必要的秩序还是需要有的。

    大婚的日子临近,玄天岛越来越热闹,不过分成了内围和外围两部分,能进入内围的,无疑是让外围那些修者极度羡慕。

    “喂喂喂,怎么回事,为何我堂堂五品神皇不能进,一个低品神皇却能进去?”

    玄天岛特殊通道口外间,一个粗豪的声音突然传出,让得不少人都将目光投射了过去,然后便见得两道年轻的身影正在进入通道口。

    其中一道少女身影看起柔柔弱弱,其身上的气息不过才二品神皇,至于另外一个更加年幼的少年,竟然只有天阶三境?

    这些外间来的宾客之中,能进入玄天岛岛上的人物,哪一个不是各方的霸主,几乎连低品神皇都没有,现在看到这二位,自然是有些不满了。

    尤其是那对少年少女极度陌生,他们可以肯定,以云帝大人的身份,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朋友,莫不是那两个小子想要混水摸鱼吧?

    “古彪,你胆子很大啊!”

    然而就在众人议论声刚刚响起的时候,一道冷声忽然传将出来,待得众人侧头看去时,瞬间便住了口。

    说实话,说话的这位,修为似乎也才刚刚突破到四品神皇,可是对于这位,却没有人会有半点陌生,那正是曾经战灵原战灵城的城主:聂赢!

    别看聂赢才突破到四品神皇没多久,可这位原战灵城城主在整个离渊界却是大名鼎鼎,几乎已经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犹记得当年,聂赢为了替云笑讨回公道,“煽动”整个战灵原甚至是整个离渊界,和三大顶尖宗门作对,甚至一度将三大宗门的门都给堵了。

    由此也可以见得,对于这份交情,云帝大人肯定是很重视的,今日将聂赢安排在这里迎接宾客,这可是很多人求都求不来的荣幸。

    对于其他那些不认识的修者,古彪他们倒是能指指点点,但当聂赢都发话了之后,哪怕这古彪是五品神皇,脸色也变得有些尴尬。

    “聂赢城主,这不是我老古不认识嘛,您不给介绍介绍?”

    既然聂赢开了口,古彪自然是不敢再多说什么,却是挤出一副笑脸问了出来。

    面对比他低一重小境界的聂赢,他竟然用上了敬语。

    “这位是黎家的霜剑少爷,也是云……云帝大人唯一的弟子!”

    而当聂赢口中这一句话发出之时,场中骤然一阵安静,甚至是一些没有能进入内围的高品神皇,都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云帝那是什么身份,能成为神帝强者的弟子,哪怕是一些中高品的神皇,也是想要打破脑袋挤进去吧?

    所有人都对那个一脸自豪之色的少年,投去了羡慕的目光,心道这黎家真是八辈子祖上积德,才能有这样的造化。

    “我告诉你们,云帝大人可是从潜龙大陆一路修炼上来的,别说是天阶三境了,等下你们还会看到地阶三境甚至是灵阶三境的贵客,若再如此乱说话,丢了性命可别怪聂某没有提醒!”

    聂赢没有去管那些外间修者的脸色,自顾又说出一番话来,让得众人心头一凛,之前了解过的云帝大人过往,也如潮水一般涌上心头。

    据说那位云帝大人最是重情,那他在下面几个位面之中,肯定也有一些朋友至交,说不定还有一些普通人,若是以修为来衡量,岂不是自找没趣?

    几乎是一瞬间,那古彪身旁就空出了一大片,让得这位五品神皇的强者脸现古笑,暗道这还真是祸从口出啊。

    黎家姐弟进入内围,只是一个小小的风波而已,至于古彪的冷言冷语,以云笑如今的身份和地位,自然也不会去真的计较。

    而且此刻的云笑,哪有心思和时间去管那些小事,玄天岛内围的大殿玄天宫之中,端坐的才是他最看重的一群人。

    除开坐在上首的云长天和商璃之外,云笑在下三个位面的一些朋友,也都被各方寻到,参加了他的大婚之喜。

    比如潜龙大陆曾经的玉壶宗宗主玉枢,就被人在腾龙大陆寻到,一路护送到了离渊界玄天岛。

    又比如腾龙大陆玄阴殿的殿主薛天傲,还有炼脉师总会如今的会长钱三元,这些都曾经帮过云笑不少的大忙。

    九重龙霄这边,心毒宗宗主杨问古和大长老噬心师太,圣医盟盟主魏歧等人也成为座上之宾。

    只是这些从低位面大陆而来的所谓强者们,在感应到上首那一群磅礴的气息之时,心头除了惴惴之外,更有着一种极度的感慨。

    想当年云笑在下位面留下诸多传说,没想到如今的云笑,已经成为整个九龙大陆的至强者,让得诸多高品神皇的顶尖人物们,也根本不敢有丝毫怠慢。

    接下来的这一场大婚之礼,固然是热闹,但由于云笑如今的身份,哪怕是几大宗门之主,或者说五绝这样的强者,也没有更多闹腾。

    原本可能会闹的柳寒衣也一言不发,甚至还将想要藏到洞房之中的灵丸给揪了出来,让得后者一脸的不爽。

    无数强者无数心思,这注定了会是一个不眠之夜,而作为如今主角的云笑和沈星眸,早已经被送入洞房。

    春宵一刻值千金!

    洞房之内,云笑揭开沈星眸头上的大红盖头,看着那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庞,不由有些痴了。

    这可是他多年来最大的梦想之一,如今终于实现了。

    “你……你想干什么?”

    不管沈星眸在外人面前如何英姿飒爽,此刻也是极度紧张,竟然问出这样的一个问题,让得云笑有些哭笑不得。

    “干什么?当然是给小龙添个弟弟了?”

    云笑一把揽住沈星眸,然而就在此时,床底之下却是传出一道轻响之声,似乎有谁撞到了床板,让得这两大强者,脸色都是一变。

    “哎哟,不好!”

    当一道自知暴露了行迹的声音传将出来之时,云笑和沈星眸都有些无奈,对于这道声音,他们都不会有半点陌生,正是之前云笑提到的小龙。

    “哈哈哈,爹爹,娘亲,我还是更喜欢妹妹!”

    见得已经藏不住,小龙也不再做那无用功了,嘻嘻哈哈地从床底爬将出来,夺门而出的当口,更是传来一阵大笑之声。

    绸帐红烛,锦被翻腾。

    弟弟还是妹妹,有那么重要吗?

    …………

    血灵界!

    血灵界最为核心的位置,一具尸身倒在一张空着的血色王座之下,正是曾经的嗜血海王嗜海,看来他上一次的刺杀失败了。

    嗜血更不知道血灵王的真身,早已经离开了血灵界,附着在了九龙血玉之上,他这一次的刺杀,注定是徒劳无功的。

    可嗜血海王依旧死在了这里,或许在他临死之前,有过一些遗憾和后悔吧,但这已经是他没有办法关心的事情了。

    嗜血海王更不知道,在他刺杀血帝未果的一段时间之后,原本端坐在王座之上的那道身影,也随之烟消云散,再也不复存在。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血色王座之上,一点更加深邃的血色斑点,似乎凝聚起来,到最后凝聚成了一枚血珠,看起来血腥之极。

    轰!

    一道异样的气息忽然冒将出来,若是云笑在这里的话,就会发现,这滴血珠之上的气息,竟然和死在他斩帝一剑之下的血帝一模一样。

    “九龙大陆已不可为,那就换个目标吧,丹武大陆怎么样?”

    仿佛从九幽地底的声音传将出来,最终却是消失不见,就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这个声音似的。

    但想必不久的将来,又一个特殊的位面大陆,将会被血灵一族盯上,陷入大劫!

    (全书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