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阙山峰看着韩雪柔的‘慷慨激昂’道“小柔你那么激动做什么?”韩雪柔道“废话,我的老公要做危险事情,我这个当妻子的能不激动么?”阙山峰道“你着什么急,又不是我一个人独去,我会带上四弟,定国的!”韩雪柔道“好哇,阙家军全体高层一朝被擒,此次西征土崩瓦解。”阙山峰奇怪的看着韩雪柔道“小柔,你为什么认定马腾会对我做出什么呢?”韩雪柔道“以己度人想当然耳!”

    阙山峰笑道“马寿成一直想马家再次辉煌,我以皇叔之名保证让他马家再次荣耀,他又岂会不想?所以我入西凉军营如入无人之境!”韩雪柔依然不松口。阙山峰无奈道“雪柔我不想阙家军有太多伤亡,我料彻里吉不是袭击我商队的幕后黑手!”韩雪柔道“你怎知道他不是?”阙山峰道“彻里吉是西凉的土皇帝,他想要什么没有?犯得上要让我报复的危险,对我的商队动手么?”

    韩雪柔道“那你还要对西羌动兵?”阙山峰道“我当时是一时激愤,大军行至西河时我才醒悟!”韩雪柔道“你醒悟了什么?”阙山峰道“当时安国分析过,以张清的伤势从西羌逃回西河根本不可能,张清伤势及重,如果从西羌逃回来,流血也能让他流死!”

    韩雪柔道“那是谁袭击的他呢?”阙山峰道“彻里吉不是,轲比能也不会,匈奴更是不会,猜来猜去只有羌胡和一些胡人,比如一些依附在西凉的白虎文、治无戴、治元多土著力量!我只要威逼彻里吉交出凶手!彻里吉比会对他们动手。我又何必亲动刀兵,此乃驱狼吞虎之计。”看着阙山峰贱贱的笑容,韩雪柔一巴掌打过去道“你笑得好恶心!”

    阙山峰抱过韩雪柔道“你不就喜欢我贱么?”韩雪柔道“我和你一起去西凉军营!”阙山峰道“你去做什么?”韩雪柔道“我们可是最佳拍档,少了我你自己行么?”阙山峰贱笑道“还真不行,没有你我自己还真生不了孩子!”韩雪柔大怒道“你耍我,我打你!”

    第二日,阙山峰道出自己要亲自去西凉军营一趟,遭到一众武将极力反对,贾诩道“主公可记得,先秦羁押楚怀王之事?大军统帅岂可轻离帅营?”赵云道“大哥说出大天也不行!”阙山峰大怒喝道“你们要造反么?我亲去马腾军营有何不可?龙潭虎穴我又有何惧哉?此事不用再议,我只是通知你们一下!”阙山峰又道“我不在期间,贾诩你统率大军!”贾诩道“贾诩才浅,不敢奉命!”

    阙山峰怒极而笑道“贾诩你是要和我说道说道?好,本帅就和你说道说道。”阙山峰道“我已经知道彻里吉不是打劫我商队的幕后黑手,我去马腾军营,马腾一个太守敢对我动手么?我此去是逼迫彻里吉交出凶手,能不动刀兵就极力不动刀兵,我的一个决定要用多少阙家军儿郎马革裹尸,我岂能如此自私!虽然我与马腾乃敌对,我料马腾不敢对我动手,何况我此去会带上子龙安国,就是龙潭虎穴我又有何惧哉!”

    贾诩默然,半晌道“贾诩奉命。”阙山峰笑道“午时我和大家一起聚餐。”说罢携带阙常安和赵云向西凉大营走去。

    西凉军营前,哨兵看到阙山峰一行人从对面敌营来到自己营盘前喝道“尔等何人。”阙山峰笑道“我是阙山峰,转告你家主公说我来与他见一面!”哨兵看着阙山峰宛如二十余岁年轻人的脸庞道“你便是征北将军?”阙山峰笑道“这还有假冒的么?”

    哨兵道“征北将军稍等,待我去禀告我家主公!”阙常安道“这哨兵怎会这样客气?”阙山峰道“西凉人最佩服真汉子,你老爹我扫平乌桓,黄巾,高句丽,他们尊敬我是自然的!”少时哨兵回报道“征北将军,我家主公帅帐门前迎接将军。”

    阙山峰笑笑心道“下马威么?”绕过哨兵径直向马腾主账走去,百步后阙山峰见马腾站在一定牛皮大帐外,阙山峰道“寿成,虎牢一别已有数年,兄别来无恙?”马腾一愣心道:这年轻人便是征北将军么?嘴上却道“还好还好。”阙山峰道“寿成兄不请我入帐坐坐么?”

    马超一旁道“把命留下来再坐吧!”一剑劈向阙山峰,阙山峰哈哈一笑后撤半步右手按住要有动作的赵云,左手抽出赵云腰间佩剑,格开马超劈来之剑,一剑星光三连击,在马超左右胸各刺一剑后,第三击剑尖搭在马超肩头,一沾即撤,反手将剑插入赵云腰间剑鞘道“年轻人,我与你父交谈,你跳什么?”

    马超大骇心道:若生死相搏,我的左右胸已被开了两个大洞,最后一剑竖下即可以看砍下我的胳膊,横斩就可以砍下我的头!这就是人们常说靠傍上阉宦大腿上位的征北将军么?马腾看出马超的尴尬道“孟起你怎样这样对待你阙伯伯?快向你阙伯伯赔礼!”阙山峰挥挥手道“年轻人轻狂,无妨。”马超翻了翻白眼心道:你他妈的比我还像年轻人,还敢说我是年轻人。

    马腾请阙山峰进帐,阙山峰进账后看到了彻里吉。马腾道“逸风兄,今日所来何事?”阙山峰道“寿成兄真不知还是假不知?”马腾道“逸风兄,贵州商队不是西羌所劫,今天马腾向你求个情放西羌一马可好?”阙山峰道“寿成兄,你可知张清此人?”马腾道“未知!”。

    阙山峰道“这个张清就是商队队长,同时此人与逸风一样是天子剑持剑人!”马腾大惊道“逸风兄莫不是诳语?”阙山道“寿成,你认为逸风会为了几百万贯的财务尽起寒州之兵跑到西凉来无理取闹么?”彻里吉一旁叫屈道“征北将军,这事实不是我西羌干得,我可以对狼神起誓!”阙山峰道“不管是不是西羌干得,我大汉持天子剑的人是在你西羌地盘上出的事,我不找你找谁?”

    阙山峰排除众意来到马腾军营,一手左手剑惊住马超,道出了张清身份,彻里吉向狼神发誓没有劫掠寒州商队,阙山峰会怎么做?欲知后事,请看下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