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阙山峰和韩雪柔背靠着背,阙山峰道“爱妻,我们先用哪一招?”

    韩雪柔红着脸道“贫嘴,你想用哪招我就陪你用哪招!”二人共同合作

    过八次,每次都很成功,但是毕竟暗杀才是二人的正式职业。

    阙山峰道“这帮狗土匪全是骑兵,我就砍马腿,你送他们归西可好?”韩雪柔嫣然一笑道“小女子遵命。”阙山峰哈哈一笑拍了韩雪柔小

    翘臀一下道“爱妻我们上啊。”韩雪柔红脸嗔道“要死啦你。”阙山峰

    大鹏鸟般的扑向鲜卑土匪。韩雪柔紧紧跟上。

    对面百余鲜卑土匪向二人杀来,后面领头模样的人道“别伤了那小

    妞!”阙山峰大怒,百余骑转瞬就奔到二人面前,阙山峰怒及也就不砍

    马腿了,身体腾空而起喝道“一剑星爆,再爆,三爆!”一剑星爆是十

    星剑法的群击剑法,又岂是这帮土匪所能抵挡得了的。

    韩雪柔见阙山峰已经开杀了,自己又怎能落后,虎啸剑拔出,花落

    缤纷中的群击剑法‘花香百里’使出,鲜卑土匪一次冲锋留下三十余具

    尸体,后面的首领挤舌不下心道“这还是人么?”

    阙山峰及其痛恨这首领,一击使出后,嘴含尾指一声口哨,红云疾

    驰而来,阙山峰翻身上马道“雪柔我先去击杀那首领,这些小鱼小虾交

    给你了!”韩雪柔道“峰,你小心!”阙山峰笑道“保护好自己!”见

    韩雪柔点头,阙山峰拨转马头冲向鲜卑土匪。

    阙山峰盘龙戟漫山遍野使出,顿时鲜卑土匪鬼哭狼嚎,那首领见状

    就要逃跑,但是楚王大人恨他出言轻薄自己的禁脔,又怎会放他一马,

    双腿一夹马腹就向他杀去,首领魂飞天外,手中响箭射出!阙山峰一愣

    心道“不是普通的山匪!”

    典韦等人见阙山峰斩杀了这群山匪首领,韩雪柔的吊头刀亡魂也超

    过十指之数,剩下的人做鸟兽散以为大势已定,决定继续隐藏!阙山峰

    拨转马头来到韩雪柔身边道“小柔,看来我们真的要做突围的打算了!”韩雪柔道“我知道了,这些人是有组织的!”

    二人正说话间,就听地面马蹄声轰隆隆的,阙山峰心道“坏了,这

    声音听来不只千人!”阙山峰心道:若只是千人,自己会和韩雪柔必定

    能够突出重围,可是这声音听来不只千人!

    典韦等人也听到了,徐天道“典大哥,这次该我们出动了!”阙山

    峰二人刚要拨马逃走,就听见典韦爆喝“主公莫慌,俺老典来了!”阙

    山峰见典韦和身后的千骑突骑兵心中大定,道“老典,这次本帅记你一

    次大功!”典韦笑道“那老典多谢主公了!”

    千骑突骑兵位列阙山峰身后,远处尘土飞扬,一杆绣着飞鹰的大蠹

    旗缓慢出现,大蠹旗下足有五千余骑骑兵,众兵簇拥这一将排众而出,

    阙山峰一看心道:原来是熟人。

    那将见阙山峰也是一惊,转念又是大喜道“阙山峰,真是冤家路窄

    啊!”阙山峰笑道“你这匹夫也会掉书包了?步度根,当年本帅念你有

    骨气放你一马,没想到你这厮将敢在这当了土匪了?”步度根身后一人

    道“什么土匪?步度根先生是我们的保卫队!”

    阙山峰定睛一看道“丁零人?”那丁零人道“你倒是好眼力!”阙

    山峰道“孙子,你们丁零人吃着本帅的粮食,却在本帅地盘上搞东搞西

    ,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那丁零人道“你是征北将军?”阙山峰对着大

    蠹旗的鲜卑士兵道“尔等为何与步度根卖命?尔等家眷本帅给与粮秣,

    使之不再受苦寒得之温饱,尔等只要抛下兵器,本帅既往不咎。”

    大蠹旗旗下鲜卑兵左右对视,有的士兵就有动摇。当然了和步度根

    聚集在一起鲜卑兵根本就吃不饱,虽然为丁零人做事,但是丁零人的粮

    食也是阙山峰提供的。步度根眼看阙山峰就要说服自己士兵,马上道“

    阙山峰你不用说了,我鲜卑人的子孙皆是鹰神的孩子岂会为你两句话就

    会背叛!”阙山峰摇摇头叹了口气。

    典韦身后道“主公这帮人都是死忠多说无益!”阙山峰道“你们看

    着办吧!”典韦一挥手,身后突骑兵搭箭齐射一轮,策马冲向步度根部

    队手中弓箭又是一轮奔射,鲜卑兵也还以颜色,但是鱼骨磨出的箭头又

    怎会射穿突骑兵的锁子甲,突骑兵已经靠近鲜卑士兵,圆月弯刀已经拔

    出鞘劈向鲜卑士兵,典韦一马当先奔向步度根。

    阙山峰随人兵马较少,不过突骑兵可是阙山峰麾下最为精装的部队

    ,虽说只有千人,杀光鲜卑士兵只是时间问题,阙山峰也一挥盘龙戟杀

    入鲜卑阵中,盘龙戟上下翻飞,收割着鲜卑乱军的生命,顿饭时间战斗

    结束,鲜卑被歼灭四千余人,其余逃跑,步度根被典韦斩于乱军之中。

    阙山峰扎营,典韦献上首级道“主公。那丁零贵族跑了,我的马略

    追不上!”阙山峰心道“这老典又装傻,这明明是跟我要匹好马!”阙

    山峰笑道“老典你不老实啊,好吧,步度根那匹马本帅赏给你了!”典

    韦大喜道“多谢主公。”阙山峰谓徐天道“喜明,这阵我军伤亡如何?”徐天道“重伤二百三十一人,没有阵亡,重伤士兵中都有战力!”

    阙山峰道“召回项心军中军医,给弟兄们医治。”徐天道“我已经

    飞鹰传信与项将军了,估计这会快到了!”阙山峰点点头,徐天欲言又

    止,阙山峰道“喜明还有什么事么?”徐天道“今日战前,主公为何与

    那些鲜卑乱军说那么多?”典韦也疑惑的看向阙山峰!

    阙山峰道“置人于死岂是我之所愿,能不战就不要战,如是只是对

    我不满意,我完全可以宽赦,但是要颠覆和平局面我是万万不能宽赦的

    ,最后我上阵只是因为这些死忠士兵杀伤了我的弟兄!这又岂是本帅所

    能忍得!”典韦道“主公,此战消灭步度根,草原的异己力量已经土崩

    瓦解,只是不知道那丁零人来草原做什么?”

    阙山峰冷笑道“看来丁零人好日子过到头了!”典韦大喜,心道:

    主公又要对丁零人动手,我老典的苦日子也过到头了。不由得咧了咧嘴。阙山峰看着典韦道“老典你笑什么?”典韦道“没,没有啊。”阙山

    峰又岂能不知典韦想法,笑道“你别高兴,我只是有想法,暂时不会有

    动作的!”。

    阙山峰夫妻二人游被破坏,但是也击溃了草原的异己力量,丁零人来到

    草原是为了什么?阙山峰会对丁零动武么?欲知后事,请看下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