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长安城外,赵云军营,赵云谓阙常安道“定国侄儿,大哥嘱咐我将

    你下放到基层,不过这次西羌之行长安的兵校可都是见过你这位二公子

    了,再做小兵可是有些难了!”阙常安道“四叔,定国的文姨娘是位易

    容高手,定国学了一点,改变容貌不成问题,侄儿治理有梅县时曾用‘

    常国定’之名,这次还是用这个名字吧。”

    赵云道“定国,你既然想的这么全面,那今天你就去第三万人队的

    枪戟兵千人队里做一小兵,大哥可是说要你积累军功到百夫长,还要让

    四叔满意才能会哈城!”,阙常安道“四叔放心,定国心中有数!”赵

    云心道:初生之犊啊,升为百夫长又岂是那么容易!阙家军升职最容易

    的就是在战场上杀敌,但是现在长安左右基本都已经平复,除了南面的

    张鲁,也就剩下羌胡未有平复。

    短时间几乎没有战事,阙常安要升为百夫长可是有时间等了,阙常

    安当天下午就到第三万人队的枪戟千人队报道,被分配到了第七百人队

    ,队长是位老兵油子,正和手下队员吹嘘当日自己看见阙常闯斩杀西羌

    大将,阙常安糜战马超,说得口沫横飞。阙常安暗暗好笑将自己的调令

    交于那百夫长。

    百夫长斜着眼看着眼前黑不溜秋的十三岁小孩道“这么小就迫不及

    待的想要送死么?”阙常安皱皱眉头道“不知百夫长为何这么说?”那百

    夫长道“战场上可不是过家家,估计你这小子上了战场就会被吓尿裤子

    ,镇西将军也真是的,什么人都收!”旁边之人拉了那百夫长一下,百

    夫长也知道自己失言,妄加评判长官。

    咳嗽一声后,那百夫长对阙常安道“我叫陈守,是你的直接长官,

    你若是在我手下就要给我老老实实的,按时按量训练出我给你下达的要

    求。”阙常安道“是,还请百夫长多多照顾!”那百夫长笑道“我会好

    好‘照顾’你的!”转身背对阙常闯对一人道“杨沫,这的娃娃就交给

    你给我操练了,好好照顾照顾他!”杨沫嘿嘿一笑道“百夫长大人放心

    ,杨沫会好好照顾这位黑小子的!”

    阙常安心中纳闷道:我哪里得罪你了?为什么要针对我?阙常安可

    不知道这位百夫长要每个人都称自己为大人。当小兵的又有什么学问,

    陈守如此要求,小兵也就这么做。可是在秦汉时期“大人”是对爸爸的

    尊称,阙常安又岂会叫陈守大人,陈守便暗暗恨上了阙常安,暗示杨沫

    要好好整整这位常定国。

    然后每日杨沫就找阙常安的茬,但是阙常安不仅能完成自己下达一

    般人几乎完不成的训练量,好像还游刃有余。杨沫不禁暗暗佩服,要是

    自己来做几乎残废了。然后更恨阙常安了,每每给阙常安下达更难的训

    练要求,阙常安也能完成!杨沫撑不住了。

    “什么,这么大的训练量这小子都能完成?”陈守吃惊的听着杨沫

    报告。杨沫道“是啊大人,这小子有些古怪!”陈守道“这人不能留在

    我这了,找茬把他赶走!”杨沫道“百夫长大人,我可找不出什么茬来

    ,这小子每天起得最早,晚上休息最晚,每日按时按量完成训练任务,

    我看就放这小子一马吧!”陈守大怒道“放屁。”

    陈守为什么要赶走阙常安?其实这位百夫长不仅仅是暗恨阙常安不

    称自己为大人,另一层是阙常安太妖孽了,若是千夫长知道自己队内又

    这么妖孽的人,自己的百夫长职位时有些不稳了,所以陈守要挤落走阙

    常安。杨沫道“百夫长大人,我看不如要他做一十夫长,让他训练士卒

    ,如果一月后他的十人队在月比中落败,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赶走他!”

    陈守点点头道“这倒是个好主意!”

    阙常安接到了陈守的命令,要自己做十夫长?还要自己训练士卒准

    备月比,阙常安心道:如果用二十天训练体质十天对练,虽然时间短,

    多少还是可以一试的。可是第二天阙常安聚集自己的小队,竟然小队只

    来了二个人,阙常安心道:这是下马威啊。便问道“为何只来你们二个

    人?”其中一人道“张大哥他们腹泻,全身无力不能来训练!”

    阙常安笑道“一个锅了吃饭的,他们腹泻,你两个却是无事,看来

    你们是要给我来个下马威啊!”来的那两个人尴尬异常,昨夜杨沫给他

    们下令让阙常安日后训练他们,让个十三岁的小娃娃训练自己,张乐觉

    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今日罢练,要给阙常安些颜色看看,自己的

    提议有几个人也附和,所以今日才来了两个人!

    阙常安怒极而笑道“看来训练你们,要先炮制炮制你们,不然你们

    是不会服气的!”来的两个人道“常国定,你什么意思?”阙常安道“

    尔等目无长官,常国定也是尔等叫的!”一记摔碑手将二人打倒在地后

    喝道“今天小爷就给你们上一课!”

    阙常闯不理倒在地上的二人,来到小队帐篷,一脚迈进去,小队八

    人正在赌钱!阙常安哈哈大笑“好兴致啊!”八人好像没有看见阙常安

    一般,阙少爷又岂是好脾气!一脚踢翻赌台,八人大怒喝道“常国定,

    你想做什么?”阙常安伏虎拳打出八人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打翻在地,阙

    常安道“尔等训练时无故罢练,聚众赌博,看来是不想好好过了!”张

    乐道“你想做什么?”阙常安道“看来寒州军要好好的整整军纪了!”

    阙常闯将八人拖出帐篷绑在下马石上,连最初的来的二个人也绑上

    ,折断一节柳条向八人背上打去,张乐大喝道“常国定你敢行此事!我

    必定告到军部!”,阙常安本来只是想惩治一下就算了,张乐如此说话

    ,阙常安大怒,扔下柳条抄起训练器械上的大棍,一棍打的张乐口吐鲜

    血。众人皆惊,阙常安却没有停手,十余棍打下,张乐出气多近气少,

    阙常安又向剩下九人背上打去,打的九人哭爹喊娘!

    阙常安扔下大棍道“还有力气喊叫?那就在这绑上三天。”杨沫听

    到阙常安小队训练情况后,第一时间跑来喝道“常国定你要造反?”阙

    常安怒气未散道“杨沫,你是十夫长,常某也是十夫长,你有什么资格

    呵斥我,难道榜上陈守大腿让你有了底气么?”说罢一拳打出,杨沫毕

    竟是十夫长也有武艺傍身,躲了开去,阙常安跟身进步又是一记摔碑手

    将杨沫打翻在地,又重重踏上一脚,杨沫明显感到自己肋骨的哀鸣!

    阙常安被下放到军队,不愧是小霸王的弟弟,哥哥下放第一天就搞死了。

    一个十夫长,弟弟虽然不是第一天却高了自己全部队员!阙常闯又打伤

    同为十夫长的杨沫!会有什么结果?欲知后事,请看下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